“就一个土狗,值得吗?”!

某个秋天你捡了一只小狗回家。

小狗在陌生环境里无比焦虑,吱哇乱叫,你用一块毯子把它包起来,放在你腿上,它终于安静了。

晚上熄了灯要睡觉,关笼子它要叫,总不能抱着它睡觉吧?最后你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——把笼子拉到床边,安静地度过了第一夜。

第二天出门上班时,小狗不懂你要干嘛,只是歪着头看你,你嘭地关上门,刚转身,门那边又传来动物幼崽独有的脆弱又固执的叫声。

你隔着门喊了一声,叫声停了,取而代之的是咯吱咯吱的挠门声,你把门打开,立马冲出来一个小小的肉团子,久别重逢一样围着你转。

其实你们刚分别了不到十秒。

你通过百度了解到这叫“分别焦虑”。

你有点受宠若惊地心想:哦,原来世界上真的会有离开我就焦虑的东西。

下班回来时,你在门口喊一声,小狗又是吱吱吱地一阵挠门,开门后小狗一边扑你一边尿尿,你把沾了尿的裤子扔到一边,又掏出手机百度:小狗尿失禁正常吗?

新手养狗总是焦头烂额,你不停搜索如何喂养小狗,在宠物店的忽悠下稀里糊涂买了一大堆东西回家,网上买的各式用品也都陆续到了,又是零食又是玩具地摆了一堆。

之前一个人清心寡欲地住,没多大点的房子也显得空荡荡的,现在突然多出来一堆东西,好像也变得充实一点了。

带小狗去医院打疫苗时,医生掰开它的嘴对你说:它还没两个月大。

当晚小狗在家里随地大小便时一屁股坐在了尿里,你拿湿毛巾给它擦屁股,毕竟医生说打完疫苗前尽量不要给它洗澡。

你没忍住抱起它闻了闻,其实尿味也不是很重,更多的是你形容不出来的、那种暖烘烘、毛茸茸的味道。

开始几天的新鲜感过去以后,养狗的麻烦之处就一点一点体现了出来。

首先是大小便问题。

你不知道是你教的方式不对,还是小狗太不聪明了,训练视频看了一堆,买了淘宝上声称有用的“训尿厕所”也没效果,你依然面对着早上睁眼第一件事是捡屎拖尿、下班回家第一件事依然是捡屎拖尿的局面。

某一天你下班回家,一边拖地,一边注意着脚下,小狗在你脚下绕来绕去,你怕一不留神就踩到它。

隔壁的两户邻居结队敲开了你家的门,他们非常直白地告诉你:让狗别叫了,否则投诉到物业去。

你一个年轻人,面对长辈的指责简直无地自容,小狗正在和你的鞋较劲,鞋带上的塑料头已经被它啃掉了一半。

你回忆起这段时间来付出的精力,包括下班后因为惦记小狗而推掉的社交活动,突然感觉很累。

费劲巴拉地养它,就为身边多个活物吗?值得吗?你这样问自己。

当晚,你躺在沙发上开始编辑送养信息,打了删,删了打,你翻了个身,沙发低低地响了一声,你的余光看到正在啃玩具的小狗忽然看了过来。

小狗刚低下头,你又动了一下,它立马又看了过来,你和它对视了一秒,它立马抛下玩具,颠颠地跑了过来。

你伸出手摸了摸它,它回以热情的舔吻,你突然就觉得值得了,什么都值得了。

小狗长得很快,还没过几个月,它就已经大了好几圈。

冬天很冷,这边没有暖气,你缩在被窝里,贴着暖宝宝的地方是热的,别的地方都是冷的,不过你可以把小狗叫到床上来,把脚伸进它怀里。

小狗睡得很香,你的脚能感受到它的肋骨一起一伏,特别有劲,你感觉你半死不活的人生被小狗注入了一股生命力。

小狗还跟以前一样,你无论何时扭头看向它,它总在盯着你,好像你的脖子转动前就发出了信号,它的眼睛接收到了信号。

你在这种对视中感到被爱。

焦头烂额的新手危机早就离你远去了,你甚至可以在论坛上以前辈的身份自居,给其他焦头烂额的小白提供参考意见。

由于上班原因,你没有太多时间一直陪着小狗,所以下班后你急匆匆地赶回去,带它出去玩。

同事调侃你:天天那么急着回家,家里有小孩等你啊?

你说:对啊,我孩子在家等我呢

小狗闷在家一天,出去放风的时候总无比兴奋,被项圈束缚着也不妨碍它上窜下跳,你看这它急吼吼冲向其他狗的样子,感觉有点愧疚,你突然就能理解了那些以“给老大做个伴”为由生二胎的父母。

但是精力有限,你没可能养第二只狗,只能尽量拿出时间带它出来玩。

当生活陷入一成不变之后,时间就过得特别快,又是一年深秋,你算了算,小狗来到你家七年了。

家里催你相亲快要急死了,你勉强去跟几个相亲对象见了面,但心里还是觉得跟小狗在一起一辈子最好。

狗的一生太短了,在人的生命里可能连一部分都算不上,你只能尽量在物质方面补偿自己对时间的无力。

你给小狗换了很贵的狗粮,给它换了很贵、材质和手感很好的胸背,给它买了一个能占满整个阳台的充气游泳池,但也阻止不了它慢慢不爱动了。

你也不用担心在狗公园时放开绳子就撒手没了,它更多地是卧在一边看其他狗打打闹闹。

你看着小狗嘴上有点发白的毛,突然想到——要是有个它的孩子就好了。

你一直是坚定的绝育支持者,也一直理解不了那些以“给它留个后”为由让狗生育的人,但你现在有点懂了。

某一天下班回来,突然发现小狗瘸了——右后腿不着地了,晃晃荡荡地蜷起来,时不时抖一下。

你带它去医院拍片,医生说它的髋关节情况很不好,问你怎么没有早点来。

你不知道该说是自己太忙了没注意到,还是以为它只是单纯老了,不爱动了。

医生说,比较推荐的就是髋关节置换,缺点是贵。

小狗留在了医院,你晚上回到家想了一夜,通过相亲认识的男朋友趴在沙发另一头玩手机,你叫了他一声,想跟他商量商量手术的事,他假装没听到,你又叫了一声,这次声音大一些,他不耐烦地“嗯”了一声,你突然觉得很没意思。

你最后还是决定带小狗去大城市做手术。

髋关节置换手术,两边都动了,零零总总八万出头,把你这些年攒的钱花了一大半。

男朋友因此跟你大吵一架,你潇洒地挥挥手,把他变成了前男友。

术后恢复情况不错,小狗又渐渐有精神了,偶尔玩性大发,还会跟着一群年轻狗一块蹦哒一会。

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来你家玩,她听说了手术的事,问你:就一个土狗,岁数还挺大了,值得吗?

你扭头看向趴在卫生间门口啃玩具的小狗,它几乎是同一时间扭头看了过来,对视超过一秒,它走过来蹭你的手。

你摸了摸它的下巴:值得啊。

参考:

  1. 毒液和弩,养宠物真的可以缓解孤独吗?

评论